甲旅客在自己另一个口袋里找到了那部手机
发表时间:2018-12-14 10:20     阅读次数:
甲旅客在自己另一个口袋里找到了那部手机

新华社华盛顿7月13日电美国《细胞》杂志13日发表的一项动物研究显示,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和减毒活疫苗均能有效降低孕期感染寨卡病毒的风险。

减毒活疫苗是指活病毒经处理后毒性减弱但仍保留其免疫原性的疫苗,是目前常用疫苗的类型。与前者作用原理不同,mRNA疫苗利用来自寨卡病毒的遗传物质mRNA作为疫苗有效成分,疫苗注射到体内后会使机体细胞生成与寨卡病毒相关的蛋白质,免疫系统检测到这些蛋白质后会出现免疫反应。

论文共同第一作者、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单超博士说:“虽然已有几种寨卡疫苗进入临床试验,但还没有就它们开展任何关于孕期的研究,因此在孕期中的保护效果还不清楚。此研究是第一次开展疫苗在孕期保护方面的研究,证实了疫苗可对孕期小鼠及其胎儿提供有效保护。”

这项研究所用的mRNA。雌性小鼠接种两种疫苗后,体内均出现很高水平的寨卡病毒中和抗体。

研究人员让这些雌性小鼠与雄性小鼠交配怀孕,并在小鼠孕期进行寨卡病毒感染测试。结果显示,接种mRNA疫苗后,53%的雌性小鼠胎盘和58%的小鼠胎儿未检测到寨卡病毒RNA;接种减毒活疫苗,78%的雌性小鼠胎盘和83%的小鼠胎儿未检测到寨卡病毒RNA。

单超强调,虽然有些小鼠胎盘和胎儿检测到寨卡病毒的RNA,但其中有些病毒RNA可能来自被免疫后产生的抗体所中和的病毒颗粒,这些病毒颗粒没有传染性。

传染性病毒检测结果显示,16%接种mRNA疫苗的小鼠胎盘样本中依然能检测出有传染能力的寨卡病毒,接种两种疫苗的小鼠胎儿中均没有具有传染能力的寨卡病毒。单超认为,这意味着mRNA疫苗和减毒活疫苗均可有效保护雌性怀孕小鼠和孕期胎儿小鼠。

2015年以来,寨卡病毒在巴西等美洲国家持续传播。这种病毒主要由蚊子叮咬传播,也可通过性传播。人感染寨卡病毒后可能出现发热、关节痛等类似登革热的症状。绝大多数寨卡病毒感染者症状温和,但孕妇感染寨卡病毒可能破坏胎儿大脑,导致新生儿小头症等缺陷。全球目前尚无获批上市的寨卡疫苗。

青杠坡的主峰白马山与莲花山对峙,形成一个葫芦状,猫猫岩、寒棚坳、狗耳坳群峰相连,是土城北面的天然屏障。由于川军对红军作战意图有所察觉,抢先占领了一些制高点并构筑阵地,使得红军计划的伏击战变成了仰攻战。1月28日凌晨,战斗打响。红三军团和五军团向青杠坡北端营盘顶的川军发起冲锋,在营盘顶这个面积不到1平方公里的山顶阵地上,激烈搏杀。红军经过数十次冲锋,终于攻下营盘顶,向永安寺推进。

永安寺的战斗更加激烈。川军潘佐旅早已赶到增援,迅速突破了红五军团的阵地,直逼红军军委指挥部。形势已万分危急。在此紧急时刻,朱德提出亲自上前线指挥作战,毛泽东没有答应。朱德把帽子一脱,大声说:“只要红军胜利,区区一个朱德又何惜!敌人的枪是打不中朱德的!”

朱德、刘伯承上了前线,毛泽东急令红一军团火速回援,同时命令干部团急赴前线,发起冲锋。红一军团2师跑步回援后,红军才突破了川军的青杠坡中心阵地。直到这时,红军才意识到敌军兵力远远超出战前估计。更可怕的是,川军增援部队正源源不断地奔来。

不能这么打下去了。下午5点,中共中央在土城召开了政治局成员和军委负责人紧急会议。会议决定,变被动为主动,红军立即轻装,从土城一带西渡赤水河,向川南前进。1月29日凌晨3点,朱德下达了渡过赤水河的行动命令。中央红军分左右两路同时渡河,进入川南古蔺县境内。这就是红军一渡赤水。

这场战斗,红军伤亡很大,牺牲约两千人。土城之战的失利原因,80年来一直有学者研究。情报工作的失误,被认定为原因之一。战斗发起前,中央军委根据相关情报,判断敌人约四个团,红军与敌军的兵力对比是4比1,有明显优势。但实际情况相差甚远,敌军是6个团上万人。有一种说法是,破译敌军电报有误,时任军委总部作战参谋的孔石泉曾有这样的回忆:“我们在土城那一仗没有打好,因为对敌人估计不足。敌人发的报我们收到了,但把

,因此估计敌人是两个团的兵力。”一字之差,让红军陷入危险境地。此外,红军有些轻敌,认为川军和不堪一击的黔军相差无几,但红军土城之战面对的川军郭勋祺的模范师,是刘湘手下的一支精锐部队,极具战斗力。

土城古镇的老街上,有家开业不久的小商铺。这是在青杠坡战斗中受伤后掉队的老红军何木林的故居。1979年,何木林去世。“我公公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死后葬在青杠坡。”何木林儿媳妇林成英说。

何木林是江西会昌人,1929年加入红军。何木林随红军长征到了贵北,在青杠坡战斗中,身为班长的何木林,被子弹打伤左侧大腿,与当场牺牲的战友们一起倒在了土山前。也许是当时他已昏迷,而清理战场的人并没有看到,其实他还活着。直到第二天,两个小孩子跑到战场上捡拾子弹壳玩耍,才发现了在死人堆里一息尚存的何木林。

孩子们回家叫来了大人。由于当时情况复杂,居民们没敢把受伤的何木林带回镇上,悄悄把他抬到了附近一处山洞里,休养了一段时间,这期间何木林依靠居民们送来的饭菜维持生命。情况稳定下来后,他来到了土城镇上,拖着残疾的腿,叫卖糖果食品为生,成了土城的一个普通居民。几年后,他在此成家立业。

林成英介绍,1949年后,政府对老红军有粮食补贴与医疗补贴,但是何木林却以国家处于艰难时期为由,坚持不接受政府的救助。1979年,何木林因病去世。去世前,他再三叮嘱一定要将他葬在青杠坡。“他说那里有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然而当时正值三伏天,且通往青杠坡的路尚未修好,他们只好将其葬在狮子沟的集体公墓。直到2014年,政府在青杠坡修建烈士陵园,何木林的尸骨才如愿迁到了青杠坡烈士陵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浙江评选新时代“千名好支书”